Monthly Archives: 06月 2015

O2O弄疼了灰社会

对灰社会来说,O2O是一把躲不开的刺刀,这把刺刀,放血太快。 灰社会的强项,往坏了说是剥削,往好了说是中介,总之是要中间抽成、拿好处费的。 出租车,家政,按摩,餐饮,这些传统行业,所有底层的工作者,都是在灰社会的规则下,拿最少的收入,干最累的活儿。 中间提成的各种人,各种官黑勾结,都是一笔巨大的成本,这成本最终摊到消费者身上,让你花了钱,还不安全、不靠谱、不划算、不舒服。 O2O拿着VC的钱,用现金补贴抢用户,抢市场,等于是把灰社会的规则给 ** 了,在大把补贴到司机、保姆、阿姨、钟点妹、厨师之后,灰社会的中介费收入,按时髦的话讲,叫断崖式跌停了。 于是, 高级灰社会,改行做投资O2O了,等A轮B轮,IPO了。 中级灰社会,创业弄个广告公司效果执行,赚O2O的推广费了。 低级灰社会,利用原来的组织经验,合伙骗O2O补贴了。 因为,以前拼爹,拼关系,拼后门,拼砍人砸车的方式,只能吓唬圈内人,影响不了那些O2O的创业者,人家只要服务器OK,生意永远砸不断。 点到按摩,是做上门按摩O2O的。 它们家的生意,主要靠微信公众号,那个灰社会能把腾讯搞瘫? e家洁,是做上门保洁O2O的,一毛钱的阿姨中介费都不收,灰社会行吗? 六一儿童节什么的,e家洁还給阿姨的孩子送牙膏,内部还弄了个心理安抚热线,给阿姨吐槽解压,这种心灵鸡汤式的关怀,除了搞互联网+这帮人,谁家灰社会有这个心情? So, O2O是轻奢版的打土豪分田地,用户基础是铁铁的利益共享关系,一旦星星之火起来,燎原那是必须的。 更要灰社会的命的是, 和平年代,灰社会也是靠斗嘴皮子,扮演公知和五帘卷西风毛来诉苦获得自己的剥削特权滴, 而,斗嘴,那个O2O的创始团队里,没有斗嘴高手。 叫个鸭子,是做上门烤鸭O2O的,创始人是百度贴吧吧主出身,谁要是跟他们斗嘴,呵呵,团灭秒杀,都不用挖坑,你就被坑了。 所以啊, 根本不用担心各种交通委约谈滴滴专车。 就像微博怎么喷,官老爷的公车私用禁止不了一样。 灰社会怎么斗心眼抖机灵,都挡不住用户省钱省事占便宜的动力。 何况就算是斗心眼,拼人脉, 滴滴,柳青,柳传志,李克强,这中间不也就差着一条中关村创业大街,和互联网+嘛。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

用创新保证联想的成功

联想的TechWord大会召开于微软的Build2015之后,谷歌的I/O开发者大会之前。这三大互联网巨头企业在时间线上无心或者有意的跟随,实际暗合了行业变动节奏中,各自的发展境遇。其中,联想在这两者之间的前后兼顾尤为明显。 微软成就自身服务之王的时候,联想亦顺势成为中国的民营企业代表。当谷歌的开源系统成熟到催使硬件智能化浪潮正席卷而来,互联网正在孕育新的交互形态,这个PC时代的民族计算机领袖企业也敏锐地捕捉到了变革的味道。 5月底的TechWord大会上,联想智能投影手机、Motomaker、魔幻屏智能手表等酷炫的科技产品和服务展出后,再由百度CEO李彦宏、Intel CEO科再奇、微软CEO纳德拉等互联网大佬帮腔,范冰冰等明星助阵,潘石屹、任志强等名流造势,联想的创新口号终于喊到了市场能够为之侧目的音量。 联想掌舵人杨元庆给出了明确的技术创新路线,他指出,“互联网+”时代:用户需要更酷更具创新的设备。 创新是不仅是方向 联想收购IBM的PC业务之前,一直是国内一家区域型计算机企业,通过收购前者将战略领地扩展至全球。 2009年,智能手机取代传统PC终端的趋势显现,联想集团意识到向移动智能终端转型的紧迫性,回购了于2008年由于全球金融危机影响1亿美元卖出的联想移动业务,联想的PC+移动航向正式定型。 到了2014年,联想又接连收购IBM的x86服务器,以及从谷歌手中接过摩托罗拉移动业务,而且联想还拓展了智能电视、与百度联手打造了智能路由器、智能手表等业务。自此,不管是战略疆域,还是业务纵深,联想都已成长为硬件设备巨头。这也是Tech Word大会上,杨元庆强调的从云到端一应俱全的基础。 但是在PC发展趋缓的大环境下,联想的主体业务已经开始受到影响,而且由于国产厂商的价格血拼,国内手机业务也滑出前四。 内困之下,外部的环境却在明朗,随着IOS和android等智能平台,传感器以及芯片产业的成熟,硬件智能化勾画的万物互联图景,无疑是联想急需抓住的下一个机会。 创新的语意环境往往是以技术支撑的硬件企业,对商业资源融合之后,在服务上的再创造。在互联网+潮流下,无论是提供互联网水电煤BAT,还是新晋主打服务生态型企业如乐视和小米,从某种角度来说,几乎处在同样的起跑线上,而把握这种机会所需要的内驱力量正是创新精神。 硬件为先 昨天,魅族发布新款千元机魅蓝note2,配置不变的情况下,去除了触感和体验都让用户备受困扰的圆形Home建和Samrtbar底部工具栏。 不仅是魅族,TCL新款手机也将加入指纹识别功能,在乐视以1499元掀起旗舰机新一轮价格战之后,中低端市场也受到影响,在这种硬件和价格拼无可拼的情况下,手机创新必然向更为注重体验的细节方向转移。 联想在Techworld大会上展出的投影手机和VIBE Shot手机都具备这种气质。前者内置了的激光模块将成为一个微型投影仪,通过将画面投影在桌面或墙上来拓展手机的交互范围,而后者则可以通过红外极速对焦,再加上物理快门键,大大提高了拍摄效率。 当然,联想的魔幻屏智能手表也继承了投影手机的衣钵,操作界面可以通过投影放大20倍,这对于交互界面高度受限的智能手表来说将是极大的 ** 。 可以看到,虽然手机产业已是一片红海,而智能手表早已被大众市场看作噱头,但是从硬件层面出发,解决体验上的瓶颈依然是急需有人来完成的。 就像周鸿祎在奇酷发布会上直言声称的,手机已经不是红海而是血海,但是对于一个设备企业来说,市场并不重要,产品才是说话的实力。 认准石油论 杨元庆的发言显然顾及到了云+设备的一体战略,以过硬的产品投入市场,持续凝聚号召力,为服务业务提供大施拳脚的空间。而实际上,未来的物联网时代,也不仅仅是手机、电脑或电视,这些已经智能和体验过硬的设备,更包括每天接触的各种东西,都要更加顺畅地、自动自觉地连接到彼此,连接到云端。 李彦宏在详细展示百度人工智能技术成功的时候,杨元庆提醒,别忘了联想能够提供帮助。虽然是玩笑,但也可以看出联想的创新也将辐射到数据服务层面。 前不久,中科曙光曾发布2015数据服务战略,这个一向以大型机著称的服务器企业也在原有阵地基础上,向数据服务转移。马云曾不断强调过,数据将成为未来的能源和石油,是一个核心企业甚至民族的核心竞争力。 联想已经并购了IBM的 System x业务,通过原有的ThinkSever业务,定制化的产品,以及联想云的解决方案,联想必然将在企业市场,提供基础设施的创新产品和方案。 “把人和应用、人和服务无缝连接起来。我觉得将来最理想的情况,不是通过触控的方式、APP的方式来实现,我们希望酝酿在这些方面有更大的变革。我们会和所有做应用、做服务的公司密切合作,将来提供一个最好的平台、最好的管道,能够使得所有的应用有最佳的体验。”杨元庆接受专访时称。 这其实已经不仅是联想要提供创新和酷的产品,而是联想的文化基调已经从单纯的设备企业,转向服务企业,这种服务不是微信和百度提供的应用服务,或者乐视提供的内容服务,而是企业角色从制造业产业中走出,在目前的互联网市场格局中,占据企业文化宣讲的制高点。 只有这样,联想的创新理念才能受到消费者和创业者们的认同。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